墨虹月

*灣家繁體
*手殘黨+拖延重症患者
*產量低落令人髮指
*對cp無節操但因爲小夥伴堅持所以應該只有韓葉、傘修、喻黃、周翔出沒
*因三次元非腐生物親友入侵,R18走子博謝謝Q

〈韓葉〉不速之客

混個更

遙想當年我還是個純潔的孩子呢(屁

嗚嗚嗚劇情渣表示最近一直卡稿啊啊啊啊

以下是當年的部分

後面再稍微加點肉免得前言看起來像詐欺呵呵

------------

你ㄚ我居然真的要寫同人了OTZ

人生第一篇就獻給韓葉了還是H欸my god(雖然是微(應該啦

半夜真的是個有靈感的好時間只是我的考卷&睡眠就......

設定就是黑道韓文清x--混混--自由業葉修的故事

不知道要不要感謝一下點文的小殤總之以下正文

**OOC注意**


韓文清開門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門摔回去。


不過在門闔上前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一把還在滴著水的傘快狠準地戳進門縫。


隨著因彈回的反作用力而緩緩開啓的門扉映入韓文清眼中的,是一個懶洋洋的身影,伴著總是一如既往地欠砍的聲音。


「欸欸我說老韓啊,你有這麼不想見到哥嗎?不帶這樣摔客人門的吧。」


「你來做什麼?」


每次葉修來找他,隔天道上總會傳出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一葉之秋又孤身一人剿了哪個幫派的據點,雖然韓文清收到的情報顯示那些據點手段都不太乾淨,不過已經差不多快把所有人得罪光的葉修完全就是個麻煩的代名詞。


你這就借哥避個風頭唄,葉修本人如是說。


又沒人知道你住哪,韓文清也是每次都冷漠地應答,不過最後還是會放葉修進來。


兩人的關係有點難以言喻,但總歸是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存在。


「這次又是哪裡?」


「哥是這麼沒事找事的人嗎?只是來找你也不行?」


你就是,韓文清默默在心裡反駁,然後因為後一句話而將探詢的目光投向葉修。


然後在發現葉修身上的背包比以往大了不只一圈後,他原本就能嚇哭小孩的臉陰沈下來,幾乎是驚天地、泣鬼神了。


「你到底要幹嘛?」


「求包養。」


韓文清沈默,而葉修還是那樣的懶散,叼著煙的唇角帶著一抹微笑。


「哥的打工飛了,老闆說他那裡需要下限,也難為他還留了我一個月,當然包吃住也沒了。」


葉修聳肩,熟門熟路地把傘丟在角落,鞋一脫就徑自繞過韓文清,往室內走。


裝著葉修全部家當的背包被隨意地放在客廳地板,背包的主人則大剌剌地往沙發一坐。


韓文清走到葉修面前,由上往下冷冷地俯視他。


「別開玩笑。」


「哥沒跟你開玩笑,接下來多多指教啊。」


「既然要吃我的、住我的,不覺得該表示點什麼嗎?」


葉修盯著韓文清正經的臉,眼睛滴溜一轉,笑得像隻偷腥的貓。


「那、這個如何?」


葉修伸手抓住韓文清的領帶,迅雷不及掩耳地親上去。


四片唇瓣輕觸了一下之後,葉修原想迅速退開,不料一雙手環著他,加深了這個吻。


唇齒間的攻防戰瞬間爆發,韓文清強硬地撬開葉修的齒列,舌頭伸進去就是一陣胡攪蠻纏。


葉修卻也不甘示弱,靈巧地躲過了一波波攻勢,逮著機會就強勢回擊。


兩人你來我往、互不相讓,這個充滿了濃濃火藥味的吻最後在血味中終結。


捂著被咬破的唇,葉修稍微退了一步,「嘶、疼啊,輕點行嗎?」


韓文清則抹抹嘴角不知是葉修的、亦或是自己的血。


「還沒完呢。」

Fin.


耶拉燈(艸

說好微H不知道接吻行不行欸我自己的尺度應該是再大--很多--點

不過我真的要睡覺了晚安

12:51

--------------

再來上肉..........湯(幹

--------------


腥甜的味道顯然讓韓文清更加興致高昂,眼裡閃爍的光芒要不是面前的人是葉修只怕會以為他要去哪火拼吧。


不過葉修何許人也,跟韓文清認識這麼多年了要是還會被嚇住他就白混了,還反過來掛出他招牌的嘲諷笑容,完全是赤ˋ裸裸的挑釁。


可他千錯萬錯就錯在他忘了自己還坐在沙發上呢,被韓文清壓制住也不過是人伸個手的事,要不怎麼都說制高點重要呢。


接下來的搏鬥不可謂不慘烈,葉修身上的青青紫紫就不提了,韓文清身上也出現不少咬痕,要不是他機智地扯了一段衣袖塞住葉修的嘴,沒準受災範圍還要更大。


於是被包養的第一天晚上,大概是葉修這麼些年來第一次除了呻ˋ吟和嗚咽什麼都說不出來的時間吧。


當然,隔天清晨他在腰酸背痛中醒來時沒忘了狠狠批判黑道分子的卑鄙無恥。


real fin.

评论(4)
热度(23)

© 墨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