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虹月

*灣家繁體
*手殘黨+拖延重症患者
*產量低落令人髮指
*對cp無節操但因爲小夥伴堅持所以應該只有韓葉、傘修、喻黃、周翔出沒
*因三次元非腐生物親友入侵,R18走子博謝謝Q

(傘修)夢中人

*529葉神生賀
*久違了的傘修......我有努力嘗試不虐了,信我


「我回來了。蘇沐秋、沐橙,出來吃飯。」葉修拎著買來的晚餐,把鑰匙拋進門邊堆著零錢和發票的小竹籃裡,關上門往屋內喊。

客廳跟他和蘇沐秋猜拳輸了出門買飯前一樣,桌上擺滿了遊戲數據、代練的帳號卡還有他與蘇沐秋的研究筆記,角落的兩台電腦螢幕都還亮著,唯獨少了兩兄妹一大一小的身影。

再看被他們從一間應是隔成兩間的臥室,不論是女孩那間還是他倆那間都是一片漆黑,家裡一副沒人在的樣子。

葉修瞇起眼,心想玄關的鞋子可一雙沒少,指不定那對兄妹又在玩什麼花樣了。

總之他先整理了下桌子,放下食物,起身就發現了他和蘇沐秋的房間裡有一點微弱的光,剛才在門口因為角度問題沒看見。

他挑眉,邊往房門口移動邊拉高聲音道:「蘇沐秋你不是在房裡點了什麼吧?這房子要是燒了咱們可就得露宿街頭了你捨得讓沐橙沒地睡嗎?」

一進房間,葉修便伸手按開了燈。還是沒人,但房間正中央一張凳子上放著一個小小的蛋糕,巧克力的,上頭一根細細的蠟燭燃燒著一簇火苗,是他先前瞧見的那點光源。

「葉修生日快樂!」「生日快樂。」身後傳來了女孩輕快的嗓音和少年有些彆扭的祝福。

回過頭,蘇沐橙笑吟吟地把她哥推到他面前。「好了哥,快點,說好你拿給他的。」

三個人站在狹小的房間裡,蘇沐秋整個人幾乎要撞在葉修身上,表情寫滿無奈。「好好,別推啦。」

他把手上一個粉色的信封遞給葉修。「給,沐橙做的生日卡。」

「是我們做的。」蘇沐橙從蘇沐秋身後探頭,強調。

「我也才寫了一句話好不。」蘇沐秋看上去倒是窘迫。

「所以讓你送啊,誰叫你不記得人家生日。葉修你說哥哥過不過分?」

「其實,」葉修輕咳一聲,眼神飄移。「我也忘了,已經29號了嗎?」

「你們兩個......」女孩鼓起臉頰。男生怎麼都對這種事這麼不上心?

兩名少年趕緊哄起他們的寶貝妹妹。

後來三人分食了那塊老闆娘免費送給蘇沐橙的外型做壞了的巧克力蛋糕。葉修在女孩期待的目光下拆起卡片,一邊打趣少年:「蘇沐秋你就寫一句話啊有誠意不?哥就看看你寫了啥。」

他抽出卡片,映入眼簾的卻不是蘇沐橙娟秀的字跡,也沒有蘇沐秋簡單的祝賀,而是一片空白。

葉修愣住,抬頭已沒有吃完的盤子和女孩的蹤跡,面前只剩少年一人。

蘇沐秋眼神深邃,數秒前年少青澀的意氣飛揚消失,化成一片寧靜的汪洋。

「你......」

「葉修。」變了一個人似地的蘇沐秋開口,不知為何葉修突然不想打斷他,把驚疑都咽了回去,聽少年繼續說。

他有種預感,眼前的人要說的話不能錯過,不然就再也沒機會了。

「這是我們第一次替你過生日吧。」蘇沐秋臉上露出了懷念的表情。「去年這時候,離我們第一次見面也不遠了,感覺時間過得特別快啊。」

「那時我真是被你氣得,竟然把剛認識沒幾小時的人帶回家要pk,仔細想想還真是衝動......」少年的聲音頓住。

葉修心念一動,把隨著話語一同飄回過去的思緒拉回,看進少年的眼底。

那是他從未在蘇沐秋眼中看見的無限溫柔,至少,不是他倆認識不滿一年的這時候會出現的,但他卻覺得,這樣的眼神早已被他深深刻進腦海。

葉修恍惚,似乎有什麼被他忘記了,想不起來......

「不過我很幸運,能在那時遇到你。」蘇沐秋向他走來。葉修莫名地覺得雙眼酸澀,閉上眼,感覺到少年走到他身前,距離很近,近到他幾乎有種錯覺——

「葉修,祝你生日快樂。」

**********

葉修睜開眼,看見訓練室電腦桌清晰的紋路。

他坐起身,發現肩上被披了一件外套,讓他在冷氣房內睡得特別安穩。

揉揉臉,他茫然地環視一圈。下午兩點,窗外陽光仍烈,該訓練的人卻一個沒在,留他一個退役來打雜的做啥?

早知道國際聯賽完他就該回老家的,這群不讓人省心的又在幹嘛呢......

心裡嘀咕著,葉修拉開門想出去晃晃,迎面而來的卻是「砰、砰」幾聲響、灑下來的無數彩色紙花和此起彼落的「生日快樂,葉修/隊長/老大!」

人群中,滿面笑容的蘇沐橙捧著一個大蛋糕,是巧克力黑森林,上面插著好幾根蠟燭。

葉修笑笑,感覺唇上有一絲似有若無的溫暖觸感,如此熟悉。

—fin.—

评论(2)
热度(4)

© 墨虹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