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虹月

*灣家繁體
*手殘黨+拖延重症患者
*產量低落令人髮指
*對cp無節操但因爲小夥伴堅持所以應該只有韓葉、傘修、喻黃、周翔出沒
*因三次元非腐生物親友入侵,R18走子博謝謝Q

(喻黃)標題未定-2

*依舊想不到標題OTZ

*設定越來越龐大了我原本構想的短篇已到九霄雲外QAQQQQQ

於是喻文州從腰包裡掏出了小巧的瑪芬蛋糕。

正在努力清出一片方便行動的區域的黃少天眼角瞄到這場景便噗哧一笑,一邊動手一邊開口:「哎不管看幾次文州你那菁英氣質配可愛的點心真的是......所謂的反差萌?上次你感冒徐景熙跟我搭的時候那貨看我拿出馬卡龍驚得下巴都要掉了你看我被你影響的,我高貴冷艷的畫風啊嘖嘖,文州你怎麼賠我?」

雖然在黃少天的實力與喻文州自身的廣博知識之下,喻文州使用藥水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每次行前準備黃少天都會看見喻文州往包裡放小點心狀的藥水,久而久之他也捨棄了以前用的針劑型。

喻文州也笑,比平常的禮貌性微笑又多了一絲愉悅。「這樣比較不會那麼緊繃不是嗎?」

接著他在黃少天停手的時候對他示意了下,吞下小蛋糕。

幾秒後,一雙兔耳出現在喻文州腦袋上,自然地彷彿原本就應該存在似地,雖著呼吸微微顫動,幾近墨色的深藍如同喻文州這人一般,像是深潭透不進光的底部。

整個生機盎然的翠綠世界在那瞬間變得一片死寂,然後所有的植物開始瘋狂地襲向喻文州。

剛才黃少天已經儘可能地清除掉兩人身周的植物,就差沒一把火燒了——真燒的話蛀書蟲只要把火場圍住堵死估計他倆今天就得交待在這了——但就這幾步路的距離實在也沒能讓他緩上幾口氣,為了不讓辛苦闢出的空地在行動前就又被填滿樹啊草的,黃少天只得放棄喘氣的時間,頃刻間又投入戰鬥中。

他穿梭在喻文州身遭,矯健的身影晃閃間,ㄧ段段的枝幹與藤蔓被鋒利的冷光截斷,腳下竄起的草和防禦圈較為薄弱處則ㄧㄧ被喻文州的子彈補上。

兩人的合作不可不謂之默契無間,但面對四面八方而來的攻擊還是顯得勢單力薄,黃少天暗自慶幸至少這些植物沒有逆天到連根拔起撲過來,ㄧ邊頂住隨著越來越小的包圍圈,漸漸變得沉重的壓力。

不多時,就有一些細小的藤蔓和草葉纏上兩人,黃少天靠著快速的移動甩開,但喻文州身為誘餌,活動範圍有限,即使他見狀抽出短刀抵禦,還是很快就被縛住雙腳定在原地。

這時喻文州反而舉起槍繼續支援黃少天,不再理會身上的束縛。黃少天亦沒有回身,兩人都將注意力集中於找尋隨時可能出現的蛀書蟲。

可時間不等人,順著喻文州雙腿蜿蜒而上的枝葉在劃破布料、染上鮮血後,陡然加快了攀爬的速度,而且如同蟒蛇纏著獵物般越收越緊。

喻文州ㄧ聲不吭,直到腕上一緊,掌中的槍落地發出聲響才讓黃少天察覺。

黃少天回頭瞧見喻文州被層層纏繞得動彈不得,額上都滲出了冷汗,頭腦一熱就想回身來救。

這時喻文州突然驚呼一聲,視線越過黃少天看向他後頭的某個東西。

「少天!」

黃少天再次扭身,就見一個小白點往他面門撲來,不斷在眼前放大——是蛀書蟲!

他反手就將冰雨向蛀書蟲刺去,卻手上一空,冰藍色的劍身瞬間消失無蹤。

黃少天臉都白了,他竟然忘了藥水的時效限制,以前明明從未發生過,卻偏偏在這種打BOSS的時候......

與開朗的個性相反,以冷靜著名的獵手陷入了難得的慌亂,連直接抬手把蟲捏爆都沒想到。但他腳步未移,下意識地護在喻文州身前。眼看白色的蟲身就要咬上他的左眼,他連忙閉上眼睛。

然而耳邊傳來的破空聲讓他睜開眼。只見一道細長的黑影閃過,鞭子似地抽飛了蛀書蟲,力道之強讓那隻蟲「啪」地黏在某根樹幹上,就這麼不動了。

黃少天怔怔地盯著迸出黏液的蟲屍,不太明白這樣的神展開是怎麼發生的。

「沒事吧少天?」喻文州湊到黃少天身邊,語氣有一絲急切。

「沒......不對文州你什麼時候......」黃少天回神,看向喻文州原本站的地方,但在噩夢完全崩毀消失前,他只來得及瞧見滿地的斷枝殘葉,那不規則的斷面彷彿是因巨大的外力撕扯造成,不過因為沒法細看,說不定是因為景像的扭曲而產生的錯覺。

tbc.

评论
热度(4)

© 墨虹月 | Powered by LOFTER